银河

【四季】

全程对白。

角色是一只心心念念着想拉着狐狸出去玩的粽子和另外一只日常怼粽子的毒舌狐狸。

春:

"冰雪消融,万物复苏,春……"

"卧江子!有话就直说!啰啰嗦嗦拐弯抹角是上了年纪的人才专有的癖好!"

"唉呀~狐狸的利牙真是不留情面。银狐,睡了那么久了,不出去看看这焕然一新的初生世界吗?"

"我讨厌湿泥。"

"啧啧啧,可惜了啊!"

夏:

"虽说白日酷暑,但晚来风凉,是垂钓的好时机啊!"

"热。要去自己去。"

"咦~其实这个好解决,只要银狐大侠你不把自己包的那么严严实实就好。"

"卧江子!"

"哈~"

秋:

"又到……"

"无论如何自己去。"

"哈。银狐你这句,太伤人了。"

冬:

"你好生看家,我去外面找寻一下食物。"

"嗯。"

"连毒舌都没了,看来本领高强如大侠你,也逃不过生物的习性啊!"

"……"

【春】

"卧江子,春天到了。"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陪你去踏青吗?今天心情好,你邀请我的话,说不定我会赏脸。"

"那……走吧。"

【夏】

"卧江子,夏天到了。"

"说什么不穿的严严实实钓鱼就不会热……你果然还是在糊弄我。"

"把眼睛嘴巴闭的那么紧。怎样?又要装蒜吗?"

【秋】

"卧江子,秋天到了。"

"秋山谷的枫叶都红了。景色不错。"

"明年我们可以一起再来看一次……"

【冬】

"卧江子,冬天到了。"

"这一次你不用一个人出去了。我会……"

"陪你。"


最后是一只终于得偿所愿让狐狸听话的陪在老人家身边,不再是空巢.日常出去找狐狸.操心的粽子了。啊-.-!悲剧结尾。


【杂

cp有爱情友情亲情向。还有拉郎。

崩坏是日常。

是随便啥的脑洞。

【宵×姥无艳】

你曾说,人有来生可以再相见,只不过短暂忘却那前生的是是非非。

可如今雪峰的雪下了又下,凌晶花开了又开。我还是一个人在这儿,最后也只有雪枭作伴。

姥无艳,我知道你不会骗我。可你为什么还不来找我?

是那所谓的来生还没有来?还是你已经完全忘记了,你说会来接我的承诺?

【吞佛童子×剑雪无名】

凌寒,白雪。傲骨,红梅。

静坐的魔敛神秉气,身旁插地的兵器红光微动。

渐有游人说笑从远处依稀传来,在声音稍有清晰之际,却被邪兵炽烈红光一扫而去。

"花期已至。该来的……"

魔者缓缓睁眼,喃喃自语道:

"还是。未来。"

【弃天帝×朱武】

魔界传言,魔死,魂归天魔池。可如今魔界覆灭,天魔池亦不再。那,自己会魂归何处呢?

深陷黑暗的人平静的思考着。

"朱武!""父亲!""朱武啊!"

……

恍惚中,一声声叫唤从远处传来。他记得,就算是死亡也绝不会忘却。那是他的至爱至亲。

挣扎着,拼尽全力从黑暗中清醒,入眼的,是梦中都不敢奢望的场景。

……

与此同时,彼端的天境之内。一人庄严宏伟的身影。独立在大殿,目光注视着一片片云烟中的团圆。

"人间这一遭,你未让为父失望。吾儿朱武,这是神,给你的恩赐!"

【柳生剑影×楼无痕】

世间万物,过极必反。爱若走向极端,便只有疯狂与苦涩。

她死时,着一身僧袍,古朴落拓。如今已被硬生生扯成了碎片,狼狈不堪。

"二妹!陪我!我要你陪我!陪我下地狱!我们重新来过!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玩具!你只能任我摆布!"

她望着大姐扭曲凌乱的面容,看着她在一群死去的亡灵的拖拽撕咬下渐渐残缺不全的身躯。她心疼了。可那是惨死的红楼众姐妹的残灵!是因果轮回的报应!

她能如何?她应该如何?为何到了现在,她还是做不出决定?

痛苦忧虑中,肩上传来一阵入骨的刺痛。她来不及反应,只看见放大数倍的头颅依旧目不转睛的睁大双眼,眼里溢出疯狂,撕咬着她的血肉,企图将她一起拖下。

罢了……

突来剑影,划破眼前迷津,雄厚剑气牢牢护住欲落之梅。

"我的道已证。你的呢?"

低沉嗓音于身后轻轻响起。只那一瞬,她便湿了眼眸。转身,四目相对之时,是无言的默契。她将手置于他伸来的掌中,他轻拭去她眼角的泪痕,如同从前每一次的相伴而行。

只有你在我身边,我才能心安。

【观世寂莲×净琉璃】

他本是观世的寂莲,逍遥于世外。任他沧海桑田,任他世事变迁。

可那一日,你说魔兵正兴,刀王之乱为祸世间,需他相助,方有机会助世人脱离苦海。你又说,这是佛前一大功德。

他应了。从此入世,追逐刀王一浮名。置身险境,处处逢杀。却怀慈悲心,难掩少年血性。

最后一战,是意料中的牺牲。他不发一语,苦撑着将死之身,如同平日里一样 ,沉默着独自向前走去。

"一页书……云渡山……"

那是你提过的。

临终,拿出一封早已修好的遗笔。连着几句有关刀王的真相一起托付给你说可以信任的一页书。然后,便是一生的结束。

观世莲花开不知名,花落也寂。

只是遗憾没能再见到你……净……琉璃……

【兵燹×容衣】

"想说什么就说!我讨厌吞吞吐吐的女人!"

"嗯。我怕你会生气……"

"噢?怎样?你想回天忌的身边?"

"不是!"

"那就直说!"

"我……我不敢!你一定会生气啦。"

"哈!语气这么肯定小丫头~不要自以为很了解我!"

"如果有一天,我死……""住口!哪个不要命的嫌活的长?敢动我兵燹的女人!"

……

"希望宫城之主。寒月婵。还有……"

他晃了晃了头,仿佛思索一般沉吟片刻。

"嗯~"

一声不明意味的嗯。他用笔,在纸上,一笔一划,轻轻的写下了"容衣"两字。速度慢的,好似在品味着什么。

"虽说是你的命但是!我说过了……"

透过纸张的眼神仿佛一眼望到了对方的脸。他眼神忽然流过一抹轻柔,手指缓缓摩挲着那两个字。

"竟敢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你啊你!我怎么能放过呢?哈哈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在幻境中来回的飘荡。

一个人的时候,他已经无心再去欣赏什么所谓的景物之美。他写了那份所谓的死亡名单。名单的最后,是他踯躅很久后添上的,那个早已死亡的女人。

【素风】

不夜天于世人已太久远。只知应是早已无人居住,破败荒凉。

今一樵夫误入,不知地名,却以为是扰了人居,匆忙退出,连声抱歉打扰,却是久无人回应。

再入门,过回廊小桥,只见片片红纱摇曳,风中偶有清脆风铃回响。寻声而去,原是一白帘上所系风铃随风而起。而帘后一古筝,却是摆的方方正正。诧异余,却见后院天光美景:

院内一池清香白莲,硕大其叶掩鱼。有蜻蜓落上停歇。

又惊见数只白蝶飞舞,轻盈落于栏上牡丹。

谁言文爱荷花官爱牡丹,两相不容?今下栏上牡丹栏下清莲,如厮美景,世又几多?


【地狱,人形师】



一[]

鬼楼的生活日日如一,厮杀与狂笑铺天盖地。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名字——阴阳师。那个曾让他品尝到天堂的美妙,又亲手把他打下地狱的人!

"哈哈哈哈哈!我最亲爱的阴阳师啊!你可要好好活在这世上!等我从这地狱回来啊!哈哈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在鬼楼中来回飘荡,被牢牢锁住的魂魄不甘心的挣扎着,脸上的面具遮住表情。

曾经炽热的爱,犹如一团烈火,烧得心灵渐渐扭曲。然后在最底的蓝焰中,一遍遍的,浮现往日的景。和那景里,他和她冰冷的表情。

……

"哦~想不到邪能境数一数二的术法高手,传闻中的阴阳师,居然是个女人啊?"

"如何?让你惊异了吗?"

"哈哈哈,应该说是,惊艳啊。"

……

"你说……什么?!"

"怎样?不敢吗?怕吾天资聪颖,超过了你吗?"

"哈!笑话!我只是在想,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阴阳师你应该知晓啊?与你同修,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吗?"

"得到吾,还不够吗?"

……

"你今天,似乎格外的温柔。"

"因为吾想明白了一件事。"

"哦?何事?"

"进来吧,吾有话要和你说。"

"什么话非要进你的闺房才能说呢?"

……

"人形师。"

"我在。你要对我说的话呢?"

"我想对你说……喝!"

"呃啊!你!怎会?"

往日的片段一幕幕呈现。初识,同修,背叛,偷袭。他就这么一步步的,毫无知觉的踏入他们的陷阱。

是了,他早该想到的。邪能境正值权位交替之时,她对权位是如此渴望,又怎么会为了他人形师,一个她初见面就嗤之以鼻的人,离开邪能境,放弃毕生追求的王权霸业。不!或许更早!在她与他同修,功力却增长缓慢,功体发生变化之时!在她暗地里修炼术法的时候起!甚至是……一早就听闻阴阳师术法计谋两相见长的时候。

哈哈哈哈哈……可笑他人形师,未见时便已盲目。初见时便动了情……可笑他一身修为,却为别人做了嫁衣。可笑她非但不爱,还对他的爱鄙夷践踏!不!是……他!

阴阳双极体对吧?你应该还没有修炼完成吧?呵。又要像骗我一样,用身体去骗谁来和你同修呢?高高在上的阴阳师!冷静沉稳的阴阳师!对了~等我出来以后,你应该已经阴阳融合了吧?嗯嗯嗯!这可不行呢!你是我的,无论男女!哈哈哈!那就决定了。等我出去,先去找男体吧。毕竟他可是手下留情,给我留下了全尸呢。

哈哈哈哈哈!

沉浸在幻想中的鬼魄,全身兴奋的发抖。银白色的面具复习了一层层绿色的鬼气。

我爱你!无论你是男是女,无论你是不是真心,有没有真心。我会爱你,就算你杀了我,给我戴上这面具,让我功力尽失,再也不见天日。我也爱你,爱你爱到要亲手毁了你!毁了你的骄傲!毁了你的霸业!毁了你的沉冷静!等到你一无所有,我会轻轻的拥抱你,抚摸你,陪伴你,然后看着你绝望憎恨的表情,在你耳边微笑着轻吐:

"高高在上的阴阳师啊!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奴隶……"


我不需要你爱我,我只要,你只有我……




关于银狐的一些秘密

1.

银狐最讨厌有人把他和卧江子的关系定义为父子亲情。对他来说,性子又软武功又弱的卧江子只不过是运气好比他大养了他几年而已。最多算个师徒,虽然你在银狐面前这么直接说的话,很有可能被他直接断首。

2.

如果问起来有什么后悔的事的话。银狐只想当初自己能坚持,不,是固执一点。早点让卧江子滚回天外南海。

3.

银狐绝对不会承认,他对抢占了卧江子几乎全部时间的傲刀青麟反感到了极点。明明自己是一城之主,凭什么什么都要麻烦卧江子!

4.

离开卧江子四处去磨练以后,银狐没有返回秋山谷。而是特意住在飞银苍涧。对,洛水的上源。

5.

银狐其实是瞧不起术法那一类的东西的:虽然厉害,但是施术者本身却十分危险。所以卧江子虽然精通各类术法,时时刻刻向银狐传授与之相关的东西,银狐压根就没怎么听进去过。他要学刀法!可以在卧江子施法的时候,能保护他的那种!

6.

银狐小时候,一直想和卧江子过家家。他做大侠,卧江子做小生。在卧江子被欺负的时候,他及时出现救了卧江子。然后卧江子成为他的小弟,那种特别谄媚的。后来长大了,这个想法也还在,只不过卧江子不再是小生,而是一个爱计较小事儿的小姑娘。

7.

也许是兽族本性吧。银狐讨厌卧江子喜欢的那种平静闲适。他追求的,是刺激!身体和精神上双重的刺激!但当他把卧江子拖回来以后,他好像突然老了一样,整天不再想着追求什么刺激,就想陪着不再说话的卧江子,待在安静的秋山谷,像卧江子以前做的那样:一根鱼竿,一身蓑衣,一人听雨,然后等鱼,等那远道而来的上钩的狐狸。


emmmm,算是放个进步图吧……刚刚入坑。和入坑一年后。

无他

【3】

"狼叔,他如何了?"

"哎呀呀!我说你小子就放心吧!交给我!铁定没错!修的好的!"

……

一片黑暗与嘈杂中,隐隐约约传来几句零散谈话。那是……吞佛,还有,补剑缺吗……

"朱厌,不可忘却!"

"等我回来。"

这个是?剑雪!

"剑雪!不要丢下我!我陪你!剑雪!"

"嗯?这小子怎么了?做噩梦了?"

补剑缺扶了扶镜框,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造人之后,又扭过头来问吞佛。

"狼叔,可以请你先出去吗?"

"哈?"

补剑缺一脸疑惑,但是看着吞佛童子越发不快阴沉的脸,他决定还是听话比较好,毕竟这里是异度的私密医院,他吞佛童子作为异度数一数二的忠心员工,不可能不知分寸的。

"这小屁孩儿身子还很虚弱,别乱来啊!"

补剑缺一边出言提醒,一边缓缓退出病房。不知何故,他对现在的吞佛有一点点隐隐不安 ,即使他看起来好像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啊!奇怪奇怪 。

听到身后的关门声后,吞佛童子一步一步,缓缓靠近朱厌。

床上的人似乎有所感应,渐渐不再动弹,沉睡而去。吞佛看着眼前的朱厌,右手拨开少年额上的湿发,看着他的睡颜,平静,安详,就和那人一样……

为何明知会死,还不顾一切的替他挡枪?如果是因为所谓的感情,那为何现在叫喊着的不是他的名字?为何?为何现在,换成是他,有那么多为什么要问了?你说这是为什么呢?傻剑雪。

【4】

彼时的异度,刚刚进入苦境,就因为不知名的原因,陷入了崩溃的困境。那时的九祸,还只是异度分公司的经理之一,在得到情报以后,派遣他前往北域,拿到某样东西,以渡过危机。他是女后所有的希望,是她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坚持的结果,他自然不能让她失望。当天就带着袭灭天来和狼叔首次合作的完成品"朱厌",前往北域。

开始时一切顺利,却在半路杀出个一莲托生。那以后,他不再是他,却也是他。他叫一剑封禅,身边带着"杀诫"。再后来,他遇上了剑雪,带着朱厌的剑雪。他给剑雪起名,和他做朋友,他们谈天说地,他们浪迹天涯,他们是彼此的唯一,成为生死之交。可是有一天,他碰到了朱厌,袭灭天来向来了解佛门做派,朱厌上不知名的信息,打开了他作为吞佛童子的记忆,他忆起了一切。

所以他离开了,没有带着朱厌,因为那是他和剑雪,唯一的交集了。他必须,完成任务!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任务就是剑雪,造化弄人,剑雪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的手中,不是朱厌。

几次战斗,他发现剑雪的实力,发现他与自己的共同之处。那是魔族的特征。他曾经最信任的剑雪,是魔,是背叛了异度,欺骗自己的魔!不由得,内心深处,一股无名之火。

他,吞佛童子,一个不知族类的魔,从小受尽冷眼,拼尽全力,刀口舔血,终于用实力占的了一席之位。

而他,剑雪无名,或者说,鸠槃神子,甫出世,便是魔界鬼族至尊,却一声不响的背叛魔界,就为了所谓的"生命意义"。

呵!不知本源的魔!可笑可悲至极!

他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或许,是害怕对方动摇自己。而剑雪,他说,他是吞佛,不是一剑封禅。他说,他要杀了吞佛,解救一剑封禅。

小朋友,未免天真。杀与救,不可能两全。他冷笑着讽刺他,嘲笑他。可他在剑雪的眼里,只看见了坚定和倔强,不,或许该说,是固执。

结果可想而知,留情的魔,自然留命。之后他一把大火,燃尽了一切:梅花雪月,已寒尸骨,还有往日的情分与记忆。

【5】

"额……"

一声轻微,重碎了回忆。

"汝醒了,朱厌。"

"是。"

只见原本还因为扯动伤口而表情狰狞的朱厌,迅速回复往日的冷漠神情,声音低沉着。

"朱厌,可想过离开异度魔界?"

"嗯?一切听汝,吾会跟随。"

吞佛看着眼前人眼中稍纵即逝的明亮,垂下的手移动至朱厌的脖颈,半晌后,在朱厌的耳旁轻轻地说道:

"汝方才,提到了那个禁忌之名了。"

恍若炸弹,惊爆于朱厌心上。

无他

【一】

"又做完了。"

吞佛童子看了看右手边垒得高高的文件,双眉紧蹙。

"朱厌。"

他对着门口低沉了一句。

"吱呀~"一声,大门迅速打开,一名有着与年龄不符的神态与动作的少年有条不紊的走近。他看起来就如同缩了水的吞佛,只不过头上的白发更多,眼影也是不同于吞佛金色的绿。

"今日工作,全部完成。"

名唤朱厌的少年,连同音色与声调都与吞佛相差无几。低沉,压抑。

"嗯……"

言下之意就是他无事可做了……吞佛闭上眼睛,左手扶着额头,脸色阴沉更甚。


自他进入20岁的10年以来,几乎全身心扑到了工作上,这份近乎疯狂的勤劳,让他成功的成为异度公司最年轻的经理,获得了董事长全面的信任,同时也招惹了不少嫉妒与麻烦,比如董事长家的三个小少爷,一个比一个更想超过他。比如一步莲华与袭灭天来之间的较量,也逐渐转移到他的身上。再比如他到现在,身边除了朱厌这个"养子",一个伴侣也没有,不过这个他无所谓,他可以对女人花言巧语,但是对他们的身体却毫无兴趣,甚至于被螣邪郎说是性冷淡,他也不出言反驳。

但在这份勤劳的背后,是他内心越发扩张的冷漠与寂寥。只要一停止忙碌,他就不由自主的开始思索生命的意义,这个曾让他舍弃一切为之拼命的异度公司,对于他的意义。没有人发现这个越来越大的漩涡。董事长对他完全信任,袭灭天来一门心思都在打压一步莲华身上,师弟赦生只想着努力超过他,朱厌完全不具备这方面的思考能力,其他的人,更不用说。

人们唯一注意到的,是他吞佛童子,除了工作之外,只对一样东西感兴趣:容貌姣好的少年。于是就有了他恋童癖的传闻。无奈,他对赦生是因为董事长和袭灭天来,而且那孩子本身就努力认真的让人难以忽视。朱厌是他的责任与义务。而宵和无名,则是因为他们都让他有熟悉的感觉,都在某些方面,或多或少的与那个人相似……


"汝还可以……"

"嗯?"

他抬眼看了看面前低着头说话的朱厌。

"陪吾上街,置办物品。"

他瞄了一眼玻璃外的天空,离休息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如果继续闲下去,难免他会想多。罢了。

"走吧。"

他接过朱厌递来的白色外衣,径直前行。身后,朱厌紧紧跟随。

【二】

夜幕中的街道,繁华酥骨,热闹非凡。但落在吞佛童子的眼中,只是麻烦。为了避免被拥挤的人流冲散,吞佛只得紧紧拉住朱厌,一人在前艰难的向超市的方向推进。而身后的朱厌,向来毫无表情的脸上,却一副不知所措的紧张,甚至于满脸通红,反应滞后。他呆呆的盯着被拉住的手和吞佛童子的身影,一边担心对方会因为自己手心里止不住的潮湿而甩开自己的手,一边又在心里的某个角落哼起了歌。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对方的接触,给他的,不再是疼痛。

正所谓乐极生悲。在朱厌沉浸在满心感动之中时,一声枪响,打破一切。

"朱厌!"

吞佛童子冷冷的开口。

"是!"

多年的配合,造就了惊人的默契。朱厌迅速恢复正常,毫无留恋的抽回手,从随身携带的书包里,取出已经装备好的手枪和其他装备,扔给吞佛后,迅速退到一边。


异度的崛起,是伴随着血腥和杀戮的。这也是为什么苦境的高层无法打心底里认同异度公司的原因。不过无所谓,不认同,就逼的你不得不认,哪怕手段残忍。

朱厌紧盯着周围,打开通讯器。目光冰冷。

"枪声来自左上方,预计是xx楼楼顶,距离过远,建议只闪避,不攻击。还有两处在可攻击范围之内,人流可作为防护罩,建议使用。"

"异度,吞佛受到攻击,定位已发送,建议……"

在朱厌全神贯注于报备之时,身后不远处,一柄枪支也已准备完毕。

"砰!"

"一击致命,不算亏本。"

依旧是冷冰冰的语气。朱厌望着眼前逐渐模糊的影像,恍惚间,眼前一抹白红变成一墨绿身影。

"还好,答应你的,我做到了……剑……"

"朱厌!"


目标中长篇同人【织梦师】

篇章:银卧篇_临溪一卧。

         吞雪/双邪篇_鹊桥仙

         殢师篇_渔樵未识

         焱裳篇_一语憾

         质缎篇_无果

         素风篇_莲池清梦

         观净篇_莲开心语

         剑痕篇_故剑情深

         狂斜篇_恶始

         羽艳篇_凄曲

         宵艳篇_花开无声


         

        


白衣剑少的脸=小白的脸≈"小白脸"
O_o
好像无法反驳